栏目导航
最近推荐
热点信息
您的位置: 主页 > 财经资讯 >

医患权益 - 心情驿站 -丁香园论坛


发布日期:2021-07-19 17:2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医患纠纷一直是个敏感的话题。近日,中华医院管理学会在福州召开研讨会,请来中国消费者协会、全国人***工委、最高人民法院

  和多家媒体的代表,与全国百位医院院长就医患权益进行了平等对话。尽管双方的有些观点相左,但的确是一个进步。

  湖北省人民医院院长黄丛新:383万元的赔偿天价,使我成为新闻人物。湖北省人民医院也开创了中国因医疗纠纷而判巨额赔偿“之最”。作为院长,我欲哭无泪,欲罢难休,连人身安全也受到了严重威胁。

  “1998年3月18日,有一孕妇因心脏病出现早产先兆,到我院治疗。医院紧急咨询后,产妇生下一对‘龙凤胎’,因其早产,将一对婴儿放入暖箱保护。3月20日晨,暖箱指示灯灭,20分钟后,家属和医护人员同时发现。由此,有了一场打了两年的官司。

  “产妇及家属以暖箱断电引起婴儿脑瘫为由起诉医院,并多次冲进医院打医务人员,并持刀要杀我,因当时有***在场才幸免于难。1998年7月,正值抗洪,当我要去抗洪第一线时,一群人堵住我,当时我想,如果能以此唤醒大家维护我们的合法权益,死了也值得(此话引起百位院长热烈的掌声)。我劝他们依靠政府和法律解决,但他们说没有钱,我当即表示可以先代交诉讼费。”

  黄院长说,暖箱断电时,医院中心空调仍在工作,当时室温20℃,暖箱温度28℃,所以医院力争进行医疗鉴定,查清一对婴儿的脑瘫是先天还是后来,是医源性还是非医源性。但法院否决了我们的鉴定申请。凭法医鉴定认定医院败诉,一审判决赔偿383万元。我十分震惊,卫生界也十分震惊,这是我国判赔最多的医疗纠纷案。我们于1999年6月向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上诉,到今天官司仍未了结。

  黄院长认为,一审判决不公正、不科学,一是混淆了事实,二是判决中进行了文字渲染,三是以法医鉴定代替了医疗鉴定,四是适用法律条款不当,五是判赔数额太高。他呼吁:国家尽快**与医疗纠纷相关的法律,依法保护医护人员权益不受侵犯,确定医疗事故鉴定为判决不可缺少的一环。

  业内人士认为:从扁鹊、华佗至今,天下没有不失误的“神医”。我国从50年代至今,总体误诊率在30%左右,这与国外误诊率相差不大。要医院包治百病是不现实的。

  部分代表提出:不能认为强调了高风险,就可以不受约束。重要的是“高风险”要通过保险等形式,由社会来共同承担。

  中华医院管理学会会长张自宽:在目前科技条件下,医院不可能保证每个病人都能百分之百地确诊,都能百分之百地治好。中华医院管理学会误诊误治研究会做过详细地调查,国内误诊率与国外相差不大,约为30%左右,单病种误诊率最高达90%以上。统计数据表明,1990~1996年间,流行性出血热在省级医院的误诊率为51.95%,在市级医院为45.41%,在县级医院为11.49%。究其原因,是由于大医院的分科很细,一般医生对非本专业的疾病不熟悉。正如一些医学专家所言,一个疾病的误诊,不单纯是医生的技术水平问题,还涉及临床思维方法、知识广度、当时的客观条件……就病人而言,误诊除了疾病本身的复杂性外,还与求医者当时的心态,与医生配合的程度,提供病史的准确性等有关。

  沈阳医学院教授李春生:就医行为虽是消费行为,但它是特殊消费,就要特殊对待。人体是千差万别的,有的药用在一个人身上好,用在另一个人身上就不好。有人用青霉素滴眼就死了,有人做阑尾炎手术,局麻就死了。医学本身的高风险决定了医疗服务的高风险,高风险就可能有失败。但不是有风险就允许出错,从医学本身来说,疾病的诊断、治疗,一环扣一环,每个环节都是避免差错的环节。所以,正如医学名家张孝骞所言,医生对病人,应当时时“如临深渊,如履薄冰”。

  全国人***工委代表:不能说医疗行业是高风险、高技术行业就可以不承担责任,这不是一个积极的办法。我个人认为,医院不能过分强调高风险。

  中华医院管理学会会长张自宽:应当尽快建立医事赔偿保险制度,由社会分担赔偿风险,这种风险保险医院和医务人员应该参加,就诊患者也应该参加,如同乘飞机的旅客买“航空保险”一样。这样,既使病人的合法权益得到保护,医院也不会过多增加负担。

  沈阳医学院教授李春生:医院权益受到侵害,还在于医院管理上存在的缺陷,不少院长还处在经验管理阶段,认为管理就是挣钱、管 钱,缺乏法制管理的意识。医院写下病志,就是写了一份特殊的合同,医院就有了权利和义务,但这一点,在卫生法中没有相应的名称。我们的院长多从医生中提拔上来,懂管理的不多,知道依法治院的更少。有的医院一打官司就改病志、藏病志,怎能不让人怀疑?就医行为应当列入法制,但目前的《消法》、《合同法》中都没有规定。我们仅有80年代制定的《医院管理制度》,那上面也主要以业务管理为主,医院法制意识的严重滞后,使我们不少医院一打官司就傻眼。

  北京大学司法鉴定室办公室主任孙东东:我接触过几个案子,感觉医生不懂法。外科医生大多没意识到“手术协议书”的重要性,他 们不知道这是患者的“知情权”。有的医生为了做成手术,就把危险性说得特别小。

  北京一家医院为一名患者做乳腺手术,切开后发现是恶性的,医生就派护士出去和家属说了一声,做了根治术,当时,病人家属千恩万谢的。一年以后就把医院告了,医院因为当时没有补这个“手续”,以至于非常被动。还有,医院是个整体,非医疗问题会波及医疗问题。

  比如沈阳妇婴医院柯萨奇病毒一事,就是洗衣房的问题。还有的医院救护车装备不够就出去抢救病人,结果病人死了,要打官司。还有营养食堂的食物中毒、病人在医院走廊跌了一跤等,都可以此“告”医 院。

  消协介入医患纠纷实属无奈,因为根据《消费者权益保护法》,消协对患者投诉无权说“不”。面对投诉也不忍说“不”。

  中国消费者协会秘书长杨竖昆:中国消费者协会受理消费者投诉是法律赋予的法定职责,《消法》规定,消协对消费者接受的“服务”进行监督,这服务的范围包不包括医疗服务没有规定。患者是不是消费者?《消法》没有对“消费者”下定义,其它法律也没有对此下定义。

  消协受理患者投诉实属无奈。消协对投诉处理大致有三种途径,一是转,二是将信中反映的重要问题归纳后转有关部门,三是我们认为可以解决的,就进行调解。对患者投诉,我们无权说“不”,也不忍说“不”。如果我们不受理,患者可以告我们不作为;有一些患者的无奈,比院长的无奈更值得同情,让人看了忍不住落泪。对患者投诉该不该受理,应由《消法》的制定者———全国人大来解释。消协无权对法律进行解释。

  全国人***工委代表:我觉得在一些问题上,大家都需要冷静。我认为,一些医院院长尚未走出计划经济的阴影。面对市场经济,面对患者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,院长对新闻界、司法界有看法。我觉得患者要求自己的权益是一种进步,说明人民法制意识的觉醒。新闻单位对医疗纠纷的报道总体上是客观的,也是贯彻党的宗旨,不能说是炒作。医疗纠纷这么多,说明问题已到了非解决不可的时候了。

  部分圈内代表:社会上一些媒体到医院根本不做调查研究,宣传有误,如兰州市发生的所谓“碘中毒”事件,报纸上沸沸扬扬,结果最后没有一例是碘中毒。

  一些媒体对医院工作不了解,如提出“手术室的门为什么总关着”,因为一些特殊要求,手术室的门有时就要关着。再有像病历公开的问题。病历记录的是一组医生整个临床诊治的思维过程,外行看不懂,会产生许多误解。像这样的问题需要认真、公开、平等地交流。最近,有一本叫《医疗魔影实录》的书,歪曲事实,将医务人员写得流氓成性,影响很恶劣,中华医院管理学会决定通过法律手段来维护医务人员的名誉权。

  最高人民法院民庭审判员高珂:医患关系到底是一种什么关系?我个人认为,医患关系是合同关系,但又不是一般的合同,是非典型的特殊的民事关系。

  患者到医院来挂号,医院对患者收费,就等于承认了这种合同关系。但这种合同有特殊性,比如合同是什么形式?包括哪些内容?医患双方有哪些相应的权利和义务?医务人员在实施治疗行为时,有没有义务说明一些情况?患者也有义务,比如接受治疗不应是无偿的,要支付一定的费用等。

  权利和义务是相对应的,医患双方都有相应的权利和义务。这种合同在履行中与一般民事合同不一样,医患合同不一定可以充分协商,比如患者可以选择医院和医生,但医院和医生不一定可以选择患者;看病就医,患者不支付费用怎么办?所以,医患关系不能简单地按一般民事合同对待。现在,在我国的司法实践中,基本都按侵权民事责任处理,因为其判罚重于“合同说”。

  由于《医疗事故处理办法》对损害比较大的案件补偿过低,所以在实践中突破了《办法》规定的最高限制。这起源于最高法院1992年对天津高院的司法解释,此解释认为,《医疗事故处理办法》及细则,与民法基本精神一致,可按民法通则及细则,根据具体情况处理,判决可参考交通事故处理办法。这在许多案件中被参考。

  医疗鉴定不是惟一证据,使法官为难的正是举证问题。鉴定程序的公开、公正是我国**法制的重要一环。

  全国人***工委代表:《医疗事故处理办法》规定,医疗事故鉴定委员会的鉴定结论是惟一根据,法院认为不合适,只是证据的一种,而且要由法院来认可。现在的鉴定委员会依附于行政机关,这种形式要改革。鉴定程序要公开、公正,这方面过去不重视,而这正是我国**法制的重要标志。现在不少地方都在搞程序公开,比如鉴定人选任制度,让患者、医院、行政机关各推选一名鉴定人;还有设“专家库”随机抽取、易地鉴定等;人民法院也可以选鉴定人,天津有个案例就是这样。

  最高人民法院民庭审判员高珂:《医疗事故处理办法》认为,当事人对事实有争议可以申请鉴定,对医疗事故处理有争议,不服可上诉,其实是把行政处理和鉴定混在了一起。高法认为,当事人对鉴定结论不服的,起诉不予受理,对赔偿结果不服的,上诉可以受理。民事诉讼法认为,鉴定结论只是一种证据,能否作为判案依据,要开庭通过,交法定机构或专门机构鉴定。我认为,鉴定不是起诉证据,而是胜诉证据。在审判中,有些鉴定结论认为“是这样,但有时不排除……”这种情况涉及举证问题,使审判人员面临一定的选择,办案的法官要根据具体情况来定。许多纠纷打来打去,都是因为这个。

  医院享有哪些权利?应当说,宪法规定的权利都有。香港马会摇钱树资料,但医院有没有特定的权利很难说。

  全国人***工委代表:我认为医院的权利有三个方面。第一是院长对内部的管理权。中国医院院长们的管理能力是很强的,但不管什么性质的医院,都要依法管理。第二是作为独立法人,医院要在社会中依法活动,接受行政机关的管理。同时,行政机关也要依法管理,如违法,医院可以进行行政诉讼,这也是很重要的权利。第三,医院是老百姓看病的地方,具有独立的法律地位,也要独立承担民事责任,对于医疗纠纷和医疗事故,医院既是独立的民事法律主体,应有的权利和责任就都有。

  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员高珂:医院合法权益与其它民事主体一样;医院权益要引起全社会的重视;对医院合法权益,司法部门应加强保护,依法解决纠纷;医疗单位要重视自身权益的保护,如对医务人员加强培训,弥补过失,力争降低损失,转移风险,加强医患沟通等。

  市场经济就是要赢得消费者,什么时候医生把患者真正当成了衣食父母,观念就算转过来了。医院的问题是改革还不彻底。

  中消协秘书长杨竖昆:维权问题的讨论不宜具体,要用望远镜而不是显微镜。世界上所有提出维权的都是弱者,在医院与患者之间,我们认为患者是弱者,因为从专业技术、信息取得、处理纠纷的精力与经济实力上,患者都无法与医院相比。医院的软弱在于改革不彻底。医院什么时候把患者当成了衣食父母,观念就转过来了。这需要进一步改革。

  医疗纠纷的处理由一个行政部门包下来是一厢情愿。中消协对许多纠纷的成功调解,使“私了”可以成为一种模式。

  中消协秘书长杨竖昆:卫生部门认为,凡医患纠纷都应由卫生部门包下来,其鉴定是法院的惟一证据和判决前提,社会不要介入,这一厢情愿。从国务院机构改革看,过去是减人不减事,现在要减人又减事。政府办不了、办不好的事,可以由其它途径解决。民事纠纷不应由行政主管部门包下来,医疗纠纷由行政部门包下来也是不可能的。一些小额赔偿、合同纠纷,可以通过中介组织调解,不要放弃让其它部门去解决,有些官司可以“私了”,给了我们许多空间。

  北京大学司法鉴定室办公室主任孙东东:医疗纠纷问题解决不了,关键是管理体制,卫生部门大包大揽,医院院长、医生执行卫生部门的文件,对法律不甚了解,不知道事故与非事故之间还有第三者,可以“私了”。

  近日,《医疗事故处理办法》的修订已进入实质阶段,卫生部在京召开的研讨会成为迄今为止最广泛吸收各方人士的会议。据媒体报道,新办法在许多方面有了进步,如患者有权查阅和要求复印门诊病历、住院志、化验单、医嘱单、病理报告单等病历资料;实行法医参加鉴定委员会,组成鉴定委员会专家库,当事人可以随机抽取专家参加鉴定;涂改、伪造、隐匿、销毁病历资料构成犯罪的,依法追究刑事责任;鉴定委员会工作人员弄虚作假、滥用职权、徇私舞弊,构成犯罪的可判刑;在医疗事故争议问题上,当事人可以不需经过医疗事故鉴定而直接向法院起诉;大大提高实际赔偿标准等。

汽车资讯  |   社会新闻  |   大咖名流  |   时尚新闻  |   旅游新闻  |   娱乐新闻  |   体育新闻  |   财经资讯  |   星声星语  |   历史咨询  |  


Power by DedeCms